首页 玄幻空间 谁说骑士不能背刺

第一百一十三章. 乘船

谁说骑士不能背刺 Poinya 7319 2022-07-13 03:59

  

  阿德勒地区,圣海特尔。

黑色的战马虽然已经收敛了那火焰缭绕的气势,但其强健的体型,那对漆黑浑圆的马目中所散发出的气势,都令人能够认识到其不凡。

坐在马背上的骑士虽然用厚重的披风盖着身形、掩住了面庞,但光从其所骑乘的战马,便能知道他的身份绝对不凡。

只不过这样引人注目的骑士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,却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,仿佛他不存在于此一样。他径直策马走出圣海特尔,来到重新修建后繁荣昌盛的港口。

最偏僻的码头上,早有人在等待着他的到来。白色长发的少女看到他便又跳又叫得喊道:“这里,这里!”

西里尔翻身下马,那黑色的战马扭动着,转眼间便变成了一只毛茸茸的小兔子,一蹦一跳地跳到了少女的掌中。

“克里斯汀团长呢?卡罗琳。”

“克里斯汀团长马上就来了。”卡罗琳来回揉搓着兔子的肥脸和肥屁屁,“为什么我们要坐船去,而不是直接穿过森林去奥圣艾玛呢?”

“诺拉回廊是污秽与自然的分界线,就像是国境线一样,双方都重兵把守于此。”西里尔解释道,“选择穿过森林、从诺拉回廊翻过去,那和明摆着告诉污秽我要进去了一样。”

“相比之下,奥圣艾玛靠阿德莱海的城市马卡德距离奥圣艾玛西部,和圣赫尔科恩特的掌控区都有着相当的距离。”

“污秽在那边的统治力没有其他区域那么旺盛,比较适合我们适应被污秽占领的区域的环境。”

一个神有一个神的污秽方法,诺拉的污秽主体表现便是黑森林,至于丹亚的污秽的平常表现形态如何,西里尔此时还不清楚。

像战场上出现的、将奥圣艾玛人强行重构拼接成巨人,这当然是丹亚的污秽的一种表现形式,但从力量理解上来说,这属于力量爆发后的结果。

适应丹亚污秽的环境,从中寻找到突破口,这是进入圣赫尔科恩特范围前,西里尔要做的事情。

“顺便,这是根据克里斯汀团长的经验得来的结果。”

西里尔话刚说完,身后便响起一道沉稳的女声,“适应污秽的环境确实需要循序渐进,这一次可没有诺拉的力量庇护你,亚德里恩。”

西里尔向着出现在他们身后的女骑士团长颔首,他早已将之前与诸多污秽战斗的经历分享给了克里斯汀,两人根据各自的经历,总结出了许多可取之处。

这一趟前往奥圣艾玛之旅,除了克里斯汀之外,西里尔唯一带上的熟悉的人,就是卡罗琳。

如果卡罗琳只是卡罗琳,那么就算她哭闹得在离孩子,那西里尔也不会同意她离开西利基。

但卡罗琳的身体里,还有着现如今世界上,唯一一个还有着正常意识的神。

主宰死亡之神,特里斯。

此时的西里尔已经知道,自己当初在北疆凑齐三块灵魂碎片,解锁第二面板的突破的成功,与这位死亡之神特里斯息息相关,可以说是后者给予了他这份“圣骸镇卫”的力量,也正式打开了他的“替神明清理后世”之旅。

而特里斯还留存于世,也与圣骸镇卫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……如果特里斯在卡罗琳体内苏醒的时间再早一点,恐怕她就是西里尔的正牌引路人了。

以上内容,卡罗琳皆不知情。

“不过说起来,我们不是可以直接骑龙飞过去吗?小绿和小紫。”卡罗琳掰着手指头数道。

那两头本体为装备的巨龙,在西格莉德消失之后,也只能选择听从西里尔的吩咐。西里尔并没有直接剥夺二者以龙形态存在的权利,而是任由它们放飞自我,只在必须的时候才会使用。

这两条龙中,绿龙是装备的部件,那是一套名为【龙王神力】的神话级装备,放在游戏里属性当然是顶中顶。

而在现实之中,其能够完美发挥并放大天灾级力量的同时,更为出彩的,反而是其特效:

“【龙王神力】:巨龙的力量能够使你掌握一定的龙语魔法,同时普通的魔力扰动将无法对你造成伤害。”

这段文字听起来简单直白,其一,能用龙语法术,这点西里尔已经有所尝试,说实话并没有自己如今掌握的自然之力好用,但作为奇招的效果肯定拔群。

其二才是关键。

“普通”的魔力扰动——辉耀之路策划的亲妈在上,能不能将这个普通描述得再那么直白一丢丢丢,让人知道普通究竟有多普通呢?

而经过西里尔与污秽战斗时的测试,这个普通的范围,是天灾级以下。

可真是有够普通的。

不过这对西里尔而言无疑是一件好事,就算他对超凡级的攻击不在意,那卡罗琳、克里斯汀团长总是要在意的,这样程度的防御性能总是有用的。

“因为有位老朋友自告奋勇,想要送见我们‘最后一面’。”西里尔笑着,话才出口,卡罗琳伸出小手,踮起脚来捂他的嘴,“什么最后一面,呸呸呸,不许乱说。”

就在她嬉闹间,一艘船已经迅速地自远处开来,停在了他们所站的码头边。

那是一艘小型的巡洋舰,船体有着浓浓的新奥威港风格。船头的甲板上,一名男子正向他们招着手:“亚德里恩,久等了——啊,克里斯汀团长也在?”

“伊文斯。”西里尔笑着跳上甲板,和这位千里迢迢从新奥威港赶来的老友碰了碰拳,又撞了撞肩,“怎么样,奥迪托雷家主的感觉?”

“别逗。”伊文斯哈哈笑道,“卡珊德拉才是家主,我毕竟是拉罗谢尔的外交官。”

他眼珠子转了转,随后神秘兮兮地凑过来小声道:“她刚生了第二个女儿。”

“嚯,恭喜。”西里尔顿时对伊文斯刮目相看了,“我记得之前还是一个儿子吧?”

“你的消息怎么不全的?”伊文斯责怪道,“第一胎是双胞胎兄妹,第二胎是女儿。”

“厉害,厉害。”西里尔肃然起敬,“我不如你。”

伊文斯立刻得意洋洋了起来,挥手指向船舱,“我备了好多葡萄酒,这入阿德莱海的海口未免太小了,这船差点没能开进来——这几天,你得给我好好地喝!”

“喝酒?”西里尔翻了翻白眼,“你一个职业级,也配和天灾级相提并论?”

喝酒这事可不是靠气势就能取胜的,诚然伊文斯喝酒确实有几把刷子,但奈何西里尔身体强健,天灾级的体魄与自然相连接,哪是他能够喝得过的?

谈笑间,船已经扬帆起航了。

从阿德莱海一路驶向奥圣艾玛的海港城市马卡德,而后伊文斯返回新奥威港,西里尔三人继续前往圣赫尔科恩特——如果不是因为距离实在太远,西里尔甚至想从外海上兜一圈,从奥圣艾玛最南端的海岛开始进发。

只不过那样的路程实在太夸张,浪费时间。

他可是为了抓紧时间,才被迫在这个时间点就发起对奥圣艾玛的征程的。

这一路伊文斯并未让船只特意加快行进的速度,也没有压制航速,就正常地前进着。每日喝酒闲聊,似乎他们是来一趟说走就走的旅行,而不是去完成拯救世界的大事。

但就算如此,阿德莱海毕竟也只是个内海,用不了十天的时间,马卡德的港口,便已经出现在了视线中。

两人正在船头喝酒,看到港口出现的一刻,齐齐站起身,但随后便都陷入了疑惑。

“我没看错的话,那里是不是有一艘搁浅的战列舰?”

在港口附近的水域,一艘庞大到对这整片水域都显得格格不入的战船正搁浅在那里。虽然它的船锚也已抛下,一副正常停靠的样子,但明眼人都看得出,这里的水深已经承载不住它庞大的体型。

“那是之前进攻阿德勒地区的奥圣艾玛船只。”西里尔一拍脑袋,想起来了,“可以奥圣艾玛现在的状态,他们上岸不是自寻死路?”

“难道说,他们就一直待在船上?”

“那运气好的话,或许还能碰到……罗威尔·奥博安?”

他记得那位奥圣艾玛负责主攻阿德勒地区的老将,断指罗威尔·奥博安并未身死。

圣海特尔的战役中,奥圣艾玛的部队因为丹亚的污秽而不攻自破,圣海特尔也没有余力去追击,只能任由罗威尔·奥博安带领他的伊拉里力亚军团撤离。

而之后的一年里,这支奥圣艾玛的舰队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
“需要我帮忙吗?”晴·伊文斯严肃道,“我的船上姑且还是有几门火力出色的重炮的。”

“不用了,送我们到这里就可以了。”西里尔向他笑道,而后伸出手。

伊文斯看着他的手,随后伸手与他相握。

“未来的世界史上,一定会有这样一笔。”伊文斯看着这名与自己一同从北疆风雪中走出、如今却站在人类之巅的少年,爽朗笑道,“新的纪元由西里尔·亚德里恩开创,他拯救了这个世界。”

“而这一切,都要从他的好友,晴·伊文斯亲自开船,将他从拉罗谢尔的圣海特尔、送到奥圣艾玛的马卡德说起。”

两人对视一眼,随即哈哈大笑。

他们的笑声中,船头下方的水面翻涌,紧接着一青一紫两道巨大的身影破开水面,腾飞而起,振动双翼,盘旋在船头前方,掀起的飓风险些将伊文斯吹飞。

伊文斯松开握着西里尔的手,后退一步,大声道:“不送了!”

西里尔转身,走上绿龙的龙背,另一边的克里斯汀团长和卡罗琳一同走上了紫龙的龙背,两头巨龙高高飞起,向着那艘奥圣艾玛搁浅的战船飞去。

而伊文斯站在甲板上,看着那两头巨龙停落在战舰上的船头,这才回到船舱里,下令道:“返航,回新奥威港。”

他靠在墙上,拿起还未喝完的酒瓶,在手里摇了摇,也不用杯子,直接对着嘴便灌了下去。

“愿星空照耀着你。”

他对着巨龙飞离的方向,扬了扬喝空的酒瓶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如西里尔所想的一样,战舰的甲板上驻扎着相当数量的奥圣艾玛士兵。他们在注意到向他们飞来的巨龙时便大呼小叫了起来,甚至试图以弓弩和船头弩进行射击。

但这样的进攻对巨龙的龙鳞而言实在连挠痒痒都算不上,畏惧中,他们只能任由两头巨龙停在战船的甲板上。

当西里尔从龙背上跳下来时,看到的是一双双慌张的眼睛,眼中都写着惊惧。

“你们的指挥官是谁?”他双手负在身后,跺了跺脚,以奥圣艾玛语问道。

这个简单的动作却让最前列的奥圣艾玛士兵吓得直接坐倒在地,抱头大声求饶道:“不要,不要……不,不,还是杀了我吧,干脆杀了我吧!”

他的求饶声……或者说是求死声,就像是导火索一样,顷刻间整个船头甲板上,几乎都是这样的声音。

“污秽。”西里尔立刻意识到了,这些士兵的精神以及情绪都已经非常地脆弱,甚至可以说是一碰就碎。

他回过头与克里斯汀对视一眼,后者的目光中透露出相同的看法。

不过这对西里尔而言反而不是什么难题,他轻轻合掌,自然的力量便从掌心溢出,刹那间便铺满了整艘战舰。

青色的嫩苗从甲板的缝隙中钻出,粗壮的树根爬上了战船的侧壁,一朵朵鲜花盛放,眨眼间,这艘巍峨的战船上已尽是瓜果的香气。

而在这样的芳香浸润下,那些士兵们脸上很快露出释然的神情,他们纷纷坐倒在地,一张张疲倦的面庞逐渐放松,甚至干脆直接睡了过去。

这是自然的力量,在清洗他们备受污秽折磨的灵魂。

“啊啊啊,他们怎么都睡着了。”卡罗琳看得直跳脚,“还没有人回答西里尔的问题呢!”

“用不着他们回答了。”西里尔摇了摇头,看向船舱的方向。

那里,一道身影正一瘸一拐地走出。

当光照亮那道身影的脸庞时,西里尔眯起了眼。

伊拉里力亚军团军团长,老将“断指”,罗威尔·奥博安。

7017k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