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情感 女帝投喂日常

第叁佰陆拾玖章 石榴树下的开始和结束

女帝投喂日常 飨君 4760 2022-07-10 15:03

  

  话曾在书上看到过这一句话,故事的开始和结束都是一个完美的圆。

那日梦醒,不知怎么地,叶黛暮想起了这句话。她拍了拍自己身边眼睛还没睁开就在咸猪手的男人。“挪开你的手,不然我不保证会不会割下一块来当等下的早饭。”

“哦,真是血腥暴力。我的女皇陛下。”眼睛仍然没有睁开的某人欢快地吻了一下自己掌心的手。“不过,还是挺甜的。”

叶黛暮毫不客气地将他从床上踹了下去。“嘴再甜也没用。都怪你,害我被淑慎说了半天。”

“可是我被你家卢大人用扫帚打了半天啊。”谢璇躺在地上不肯起来,懒洋洋地翻了个身,抱住地上的枕头,又一次闭上了眼睛。

“那是你活该。”叶黛暮一边这么说,一边从床上爬了起来,伸手将他拽了起来。“不要再睡了。起来吧。我……去上朝。绯柒,更衣。”

然后她迈开的脚一下就被那个恬不知耻的男人抓住了。“等等,等等,你想说的不是这个吧。你怎么了?暮暮,你看起来很不好。”

叶黛暮沉默了。谢璇站了起来,一把将她搂住了。“嘿,宝贝,你到底在想什么?你看起来很难过。你饿了吗?”

“我不饿,恩,好吧,我有一点饿了。”叶黛暮下意识地转移话题,但是很明显这么愚蠢的敷衍是不可能成功应付谢璇的。

谢璇不肯放她走,还把绯柒赶了出去。“给我们一点时间,谢谢。还有亲爱的,我说过,你不能一个人承受痛苦,不管是什么,都要和我分享。”然后挠了挠叶黛暮的胳肢窝。

叶黛暮哈哈大笑起来,扭着身子,想要躲开他的手。“好啦,我知道了,我错了。我告诉你,我告诉你,我在想什么。可以了吧。你再动,我就生气了。哈哈哈哈……”

“好。那你说啊。”谢璇这副无赖样子,真是叫叶黛暮没办法。

叶黛暮擦了擦自己眼角的泪水。“拿你没办法。其实也不是什么可以构成痛苦的事情啦。我只是……我只是,有点想去一个地方。”

“我陪你,我们现在就去。”谢璇二话不说地换上衣服,熟练地替叶黛暮换衣服,然后梳头。

叶黛暮还没反应过来,就叫他收拾好了。就在出门那一刻,叶黛暮抓住了他的手臂。“不是。那个什么,马上要上朝了耶。我先去上朝吧。翘班会被他们说死的。”

“不会的。我帮你撑腰。”谢璇强硬地将她从窗户偷了出去。

叶黛暮张开四肢,死死地抱住窗户上的柱子。“我不要,不去上朝被骂的是我,又不是你。而且你每次带我出去玩的时候都说这些话,到关键时刻还不是丢下我跑了。上次去北山居被淑慎抓个正着,你居然当场跳窗,把我留给暴怒的淑慎。”

“说到这里,我不得不骂一句。混蛋,你居然还想再来一次。绝对不要。”叶黛暮骂到这里,然后立刻怒上心头,用力地揪住他的手臂。“滚,我才不干呢。”

谢璇由着她挣扎,然后轻轻地抚摸她的小脑袋。“乖啊,口是心非是不对的。”

“你管我啊。”被戳穿的叶黛暮恼羞成怒地说。

“对啊,我就要管你。你是我媳妇,我当然要管你开心还是不开心啊。你是想去哪里?才会这么,纠结。”想了半天,谢璇才找了这么一个词。

“我发现,你越来越没脸没皮了。我当初喜欢上的冰冷贵公子一定是我眼花看见的。”叶黛暮吐槽道,少年你的人设崩得太快,雪崩也没这么严重的。

但是,就算是这样,她喜欢的还是眼前这个男人。眼前这个活生生的,会笑会哭傻得要死的男人。

“恩。难道你不喜欢我这样?”谢璇对着她做了一个鬼脸。

叶黛暮被逗笑了。“哈哈……受不了你。好啦,好啦,我说就是。我……想回家。不,我是说回长平成王府一次。我想回去看看。”

“那不是很简单?你之前没有回去过?”谢璇立刻意识到这其中的秘密。

“是的。我没有回去过。从我到皇宫那天起,我就没有回去过了。”叶黛暮松开了手,转过身来,抱住了谢璇的脖子。

“为什么?”谢璇抱住她,从窗户上轻轻地跳了下去,一路扛着她飞奔。

“因为我……”叶黛暮搂着他的脖子,将自己的脸贴在他皮肤上,感受那下面的炽热温度。然后终于鼓起勇气,说了出来。“因为我害怕。我害怕幼安。我就是个胆小鬼。幼安,不要嘲笑我。”

“我明白,你看我也从来没有回去过当年关我的地窖。”谢璇很坦然地说道。对他来说,那段经历,已经过去了,不是忘却,不过是不在意了。因为眼下,他已经怀抱了这世上最美好最值得珍惜的宝物。

与怀中这个人所带来的欢乐和幸福相比,一切的痛苦和哀伤都是那么的短暂和浅薄。

“这可能不太一样。”叶黛暮无心想伤害他,但是却还是诚实地回答了。“我曾经在那里埋过我的宝物。虽然曾经有过很多的痛苦,但是不可否认,我曾经得到过这世上任何事物不能比拟的东西。”

“但是还是很痛苦对吗?”谢璇轻轻地吻了吻她的鬓角。“你还是害怕,那个女人曾经给你带来的伤害对吗?暮暮,别害怕,现在她不能伤害你了。我在这里,谁都不能伤害你了。我的小乖乖,别害怕。”

“这句话,你昨天晚上也说过。没什么说服力啊。”叶黛暮笑着说。

“等等,现在能不提这个嘛。”反而是谢璇被她的话激得面红耳赤。

叶黛暮笑着吻了吻他发烫的耳朵。“你居然害羞啦。我的小乖乖,你也太有趣了。你说得对,我有什么好害怕的呢。就算她还活着,我也不怕她。我有重鹰,我有淑慎……我还有你啊。”

“你太过分了,又把我排在最后面。”谢璇气呼呼地说。

“哪有,你没听说过,越重要的排在越后面嘛。你最重要啦。”叶黛暮笑嘻嘻地说。

“一点也不真诚,你这个口是心非的家伙。”谢璇点了点她的鼻子。“我才不会被你这么敷衍的话应付过去呢。在你心里明明你的剑啊,美食美酒,甚至连卢淑慎都比我重要。”

“淑慎是比你重要一点点啦。”叶黛暮比了一个很小很小的手势,比蚂蚁大不了多少,但是谢璇还是很不开心地咬了一下她的嘴唇。

“你这家伙属狗啊。”两个人就这么打打闹闹地,走到了那扇朱红色的门前。那扇曾经将叶黛暮童年所有的痛苦和欢乐都囚禁在其中的门。

“到了。”谢璇将她放下去。

叶黛暮感觉自己的步子有些太快了,然而在别人看来,大概慢得有些过分。她伸出手,轻轻地触碰,心底的那扇门。“原来这扇门这么小啊。和皇宫比起来,小时候看到的时候,总觉得很大,像山一样。”

谢璇没有插话,他知道此刻她需要的并非是回答,而是一个倾听者。

“这里居然有一个凉亭,我以前怎么都没有印象啊。”叶黛暮抹去石柱上的蛛网,笑着说。

“有的时候就是这样。”谢璇掏出手帕,轻轻地擦拭她手上的脏污。

两个人一边说着,一边向命定的地方走去。那株石榴树,此时结满了累累的果实,红得映满了半个天空,叶黛暮的天空。“我曾经被一只猫救了。他养大了我,最后死在了我的怀里。我曾什么都没有,但是有他在的日子依然是温暖的。”

“我叫他喵喵。这里埋着很多,他叼来的东西,你知道吗?他还曾经在我生日的时候送给我一个铃铛,我曾在别人的马车上看过,我很羡慕,然后他就给我一个。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听懂我的愿望的?但是从那以后,我觉得,他是老天派给我的精灵。”

叶黛暮一边说着,一边和谢璇一起挖开那个坑。下面除了泛黄的纸张,破碎的布偶,还有一对金黄色的小巧玲珑的铃铛。

而当谢璇拿起那铃铛的时候,他惊讶地说。

“暮暮。这是我的铃铛。我养过的一只猫,时不时地会消失,但总会回来。直到有一天他把我挂在马车上的铃铛偷走,然后再也没有回来过。”

叶黛暮望着他,笑了。

“所以,这是猫的报恩吗?”

谢璇亲吻叶黛暮,大笑道。

“我想大概是的。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