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情感 矿业霸主

第69章 让张逸想想办法

矿业霸主 江湖第一浪 3832 2022-07-10 15:04

  

  听到这话,党委书记宋振宇不屑道:“他怎么可能做得出?这可是两个不同的学科,研究到这个程度,已经不是简单的学科了解了,能错出钨钼分离,我承认他有些厉害,但要说他能做出超高密度钨合金,我不信他有这个本事。”

其他人听后也纷纷点头,隔行如隔山,就算矿业和材料有些地方是相近的,但深入研究的话,里面的学问可大着呢。

在坐的哪个不是教授级别的高级工程师,但做这个超密度钨合金也一点办法没有,做出来的成品,测试用的压力机一压就变形了,根本达不到指标要求。

吴所长想起了上次张逸跟他汇报工作时候的表现,可以说他对钨金属的了解绝不亚于在坐的这些高工,宋振宇这些人没怎么接触过张逸,对他不了解也正常。

只是张逸不是研究所的人,这个技术又涉及到一些保密工作,之前也不方便跟他过多交谈,现在想来,张逸或许有办法也说不定。

看来,得让张逸想想办法才行。

......

第二天,张逸先是去了趟冶炼厂。

自从冶炼厂批下来后,张逸和陈建明商量过,必须先组建一个班底,有人才好干活,总不能靠张逸和陈建明两个人就把冶炼厂办起来吧,前期至少也要把各个车间的负责人定下来。

非常时期行非常之事,网罗人才还是陈建明出面比较好,不管用什么办法,只要人靠谱,挖过来就能直接用,省了不少事。

值班间里,陈建明手里拿着个小本子放到张逸面前道:“张逸,你看看这个。”

“这是?”张逸拿过本子一看,上面密密麻麻的记录着一些人名,名字后面写着职位,擅长哪方面的技术,现在供职于哪个企业等等信息。

陈建明道:“这是我们厂需要的各个车间的人才,有些是之前从我们冶炼厂离开的,有些是行业内口碑技能还不错的,当然这些人都是知根知底的,所以才放心去联系他们。”

陈建明指了指名单道:“这些名字后面打了勾的,都是已经答应了到我们厂来的,不过大部分是我们以前的员工,现在我们厂重新生产了,这些人也给我几分面子,愿意回来帮忙。”

张逸这才注意到,有些名字后面已经打了个小勾勾,有30来个的样子,看来这段时间陈建明花了不少力气。

而且陈建明老厂长的影响力还挺大,新厂建立,前途未卜,这些人愿意放下现在的工作重新回来,跟随陈建明从头开始,没有一点魄力是做不来的。

张逸道:“有劳二叔了,我们要把人力资源部先建立起来,这样后面招聘的事也省心不少。”

陈建明道:“他们还念着点旧情,这次回来我们也不能亏待他们,我想着给他们提个三成的工资,这事你怎么看?”

张逸笑道:“这是应该的。”

这事之前已经跟陈建明商议过,但凡愿意来冶炼厂上班的,都会在之前工资的基础上再提三成。

“张逸,下午下班的时候你跟我去一趟洪山冶炼厂家属区,我们去拜访下周长启,他此前是我们厂高炉的炉前工,操作水平相当好,后来厂子垮了之后,他被洪山冶炼厂聘了去,在那边干了也有几年时间了。”陈建明指了指名单上,一个还没有打勾的名字道。

“好,等下班后我们去看看。”张逸回道。

这事既然陈建明需要他出面,怕是不那么好搞定,可能有些需要他决策的地方。

中午的时候张逸就在冶炼厂吃的午饭,陈建明手艺不错,炒了几个小菜,陈建明还拿出瓶喝了一半的白云边,就着几个小菜喝起来。

下午的时候张逸和陈建明一商议,就把要买进硫酸渣的消息给放了出去。

现在的阶段,要赶紧联系硫酸厂了,拖得越晚,变数就越大,现在硫酸渣不值钱,硫酸厂弃之如敝履,正好是收购硫酸渣最好的时候。

江城有大大小小十多家硫酸厂,有些厂子里陈建明还有熟人,他也不直接找厂领导,而是让熟人给带个话。

等到快下班的时间,陈建明带着张逸就来到了洪山冶炼厂的家属区,这一片家属区是红砖建的两层小楼,很新,明显是刚盖不久,显然职工的住宿条件还不错。

前些年,青山冶炼厂和洪山冶炼厂规模差不多,自从青山冶炼厂倒闭后,洪山冶炼厂便抢占了部分青山冶炼厂的市场份额,这些年也慢慢壮大起来,已经比前几年的规模翻了几倍。

自从周长启离开冶炼厂后,全家也搬离了冶炼厂家属区,住到了这里来,陈建明也没来过这里。

这一片家属区不算大,稍微一打听,就找到了周长启的住处。

周长启家住二楼,陈建明在门上敲了几声,隔了好一会儿门才打开,不过只开了个门缝。

一个有些驼背的老太太站在门后,警惕地道:“你们找谁啊?”

陈建明道:“赵婶,是我,陈建明,以前青山冶炼厂的厂长。”

陈建明以前也住在青山冶炼厂家属楼,虽然跟周长启不在一栋楼,但都是乡间邻里,时常也能碰着面,所以互相认识很正常。

“是陈厂长啊,快进来。”老太太眼神不太好,这会儿才看清,原来来的人是陈建明,赶紧拉开门,让陈建明和张逸进屋。

张逸刚走进屋子,一股浓浓的中药味立马扑面而来,而且空气不怎么通畅,整个屋子里都弥漫着这股味道。

张逸把手里提的水果和一些礼品放在茶几上,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。

老太太给张逸和陈建明倒了两杯开水,问道:“你们是来找长启的吧?”

陈建明回道:“是啊,这都有快3年没见了,我过来看看,长启还没下班吗?”

老太太也在另外一张沙发上坐了下来,摇摇头,脸上有些忧郁地道:“我们家长启每天都会加班,得到晚上8点才能回来。”

“每天加班?”陈建明有些诧异,工人上满8小时班后就下班还是能保证的,每天都要加班这个说不过去啊。

老太太点点头道:“是啊,还有2个多小时他才会回来。”

对这事陈建明虽然心里很疑惑,但是老太太似乎也不愿意多说,他也不方便问,看来还是要等到周长启回来之后跟他当面谈谈。

不过想到周长启的老婆此前也是青山冶炼厂的职工,后来跟着周长启离开后,听说也没再上班,也不知道后来干嘛去了,陈建明问道:“赵婶,怎么没看见柳红?”

听到陈建明问话,老太太终于没忍住,哭着道:“我这可怜的媳妇啊,她得了尿毒症了啊。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