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情感 极品娇妃

第119章 艳名远扬

极品娇妃 水梅墨 4099 2022-07-10 15:04

  

  了云微看着手中的书信叹了口气,“这不是为难我吗?”

毁尸灭迹!

将那纸烧成了灰云微才放了心。

花罄大陆却是不冷,明明快入春的季节,这里却是已经入春的温度。

本来这样的天气应该是精神百倍的,做什么都有精神,可云微不同,总是无精打采的样子。

这也不怪她,本来胆子就小,偏偏独自一人在外,若是以前,晚上总是有人陪着。现在一人独守空房,只能点一夜的蜡烛。也不敢睡,就坐在座位上看书,写字,主要就是为了分散注意力,等实在太累,就昏沉沉的趴在桌子上睡了!

后来担心这蜡烛在睡着时不小心碰到,也不敢睡,只等着窗外透了光亮,吹熄蜡烛才敢爬回床上。为了适应,云微往往都是睡到未时起来,这样就不至于与其他人全部颠倒。

一连这么久,云微都快习惯这种作息方式了!其他人却习惯不了,常有人弹劾其不务正业,云微依旧坦然自若,不以为意。

云微猛的灌了自己一壶水,动作感觉就像喝酒一样,没办法,沾酒即醉,只能假装喝酒,看着潇洒些。

看着窗外的树丫也抽了新芽,云微却还是苦恼着。

午时都未到,也睡不着了,梳洗打扮一番,自己一个人挨家挨户的串门,还特意买了些礼物。

一天下来碰了一鼻子灰。

“云妹妹!”

云微扭头看去,正是幸吉,她小跑过来,十分自然的挽着云微。“叫了你好几声你也不应。”

不得不说,在这地方也只有幸吉与她关系亲密些,两人年岁差不多,又有相同的爱好,很容易走在一起。

“我有些饿了,昨日那家的面味道不怎么样,今日试试别家的吧!我知道有家的鱼片好吃,快点。”

拉着她就是一个疾步,云微打了个踉跄,被拉着半跑到了店里。

且不说两人感情如何,现在正是特殊时期,哪个不是事物繁忙,偏生得这两人悠闲的很。到处吃吃喝喝好不快活。

吃饱喝足了,两人还常常去幸吉家中开个小灶。

幸吉为人低调,就连家也不张扬,只有一个不大的院长,还种满了果蔬,养了些家畜,看着与那些普通人家没个两样。

“要是人人都像你一样,该有多好。那些名利金钱有何重要?”

幸吉还在给那些幼苗浇水,听了云微这话,不免觉得有几分好笑。“妹妹是出生好,这里可与你们齐国不同,无论是男是女,不努力可是会死的!”

难得幸吉说出这样的话来,云微倒是有些好奇了,“我倒是觉得这里好些,女子也能为自己争得一席之地。”

幸吉叹了口气,不再说话。手中动作却是不停,浇水打扫喂家畜,打扫干净了才去厨房弄了几道菜来。

“好妹妹尝尝我手艺!”

幸吉满脸的笑意与往常无异,似乎有种暖人心脾的力量。

接触越深,越容易深陷其中。一颦一笑,一举一动都完美无瑕,任是怎样也挑不出她有任何错处来。

“若是我有姐姐这样的手艺,以后就是一辈子不出门也是可以的。”

“少贫嘴了,多吃些,要是瘦了些看我这么教训你!”

说来不巧,两人都吃过了些,偏偏云微积食难以消化。归根结底还是这里的事物大多不是全熟,云微吃不太惯,很难消化,这段时日又与幸吉私混,腹中积食未消又添一些。不出一周,腹痛难忍,大夫开了几副化食的药物,入口难咽。

“你以后还是少吃些吧!”

幸吉坐与塌前,怀里摸出几个包好的蜜饯。

“把药喝了,这几个蜜饯就给你。”

“我又不是小孩子了!”虽是这样说,云微还是很配合的将药一饮而尽。

“好苦!”

幸吉忙将蜜饯往她嘴里塞,“先含一会儿,去去苦味。”

云微好得很快,没多久的功夫又活蹦乱跳了起来。

云微想到还有任务也没法冷静了,这几日她明显活跃的多了。本来罄盟的那些首领就是面和心不和,要从中挑起事端很简单,只可惜她一个外来人想要做手脚很难。就是成功了,那些首领反应过来也是拿她开刀。

为此,云微打算等,等他们反目。

经过观察,云微倒是发现了很有趣的现象,无论那些首领见如何互相看不顺眼,幸吉永远都是置身事外的。

连带着不起眼的民联团也在各势力间有了些起色。

云微平时还算低调,就是他们看不起一个外人也挑不出什么错来,慢慢的也懒的管她。

冬去春来,个把月过去,连这地的气温都有了明显的变化,云微终于能换上宽松些的单衣。

衣袍宽松,褶裙曳地。若是以前,云微穿成这样定是有些怪异,可是自从服用了那药物瘦了不少。

虽说有些磨人,倒也是有了些好处,半年的功夫就从杨妃的身材瘦成了飞燕的身段。

一身宽松的曳地束腰长裙,便显得腰似细柳,面绽桃花。行动处平添了几分风韵。

罄盟何曾见过这等装扮,云微也算开了个头,直接带起了一股潮流,人人争相模仿。

这种装束木荣大陆很常见,若搁在齐国,穿成这样在街头溜达,指不定被当做青楼女子了!云微见这里民风开放,穿着打扮皆不固定,才敢穿这一身。

罄盟与荣国是有些联系的,这种衣服并不难寻,只是云微穿着好看,这才引起了热潮。

看来脸还是很重要的,云微如是想着。

云微随后的穿着皆有人模仿。微大喜,梳凌虚髻,抹唇妆,着旧衣。又出门绕城游玩了一日。

云微鬓发如漆,眼如水杏,口含朱丹,不似闺门娇羞,不若妓娼妖冶,天生一股大家气韵。

众人见之,纷纷驻足而望,亦有些有才华的,将其相貌画下,或作诗赞扬其容貌。

衣着人身始得名,人靠衣裳方有灵。

不久,云微的名声倒是传遍了,大多的是夸她美艳高雅,有少部分则认为吹嘘过甚。而云微也借此得了名声,反正有这容貌,打扮一番,很快就美名流传。

从一开始赞扬容貌,到后来赞扬才华,根本不需要做什么,云微就很自然的被捧上了高台。又有前盟主徒弟这个称号打的掩护,各种美名都落了下来。

谁还会注意这是个外人呢?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